当前位置:

最难忘的岁月 最光荣的记忆

 

叶铭汉,中国工程院院士、物理学家,90岁。19岁在西南联大读书时参加青年远征军,被编入中国驻印军暂编汽车第一团。

      他是一位和蔼无比的老人,90岁了,仍是一个双肩包、一双运动鞋,经常从家步行到办公室。

      如果不认识,你很难想象到,他就是为我国核物理和高能物理实验研究做出重要贡献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叶铭汉。更不会想到,他与叔叔叶企孙一起,当年以各自的方式救国救民、保家卫国的传奇经历。

      在中国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叶老对《中国科学报》记者娓娓道来。

短暂从军记

     1944年4月,日军为了打通中国大陆南北交通线,发动了“豫湘桂战役”。国民政府决定发起知识青年从军运动,动员和鼓励高中、大学生从军,征集十万人组建中国青年远征军。

     当时,叶铭汉正在西南联大一年级。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个征召让他动了心。他随即告诉叔父叶企孙自己的想法。但叶企孙却并不赞成,劝叶铭汉以学业为重,不要参与政治。

     过了一两天,同屋的王恕铭决定报名参加青年军,让本就没有死心的叶铭汉最终决定报名参军。

叶铭汉参军后被编入炮兵营,后来又被编入中国驻印军暂编汽车第一团。当时很多西南联大的同学全都在一起,分别被编在服务营的第二、三连,服务营除了驾驶汽车外,将来还要负责修理汽车。

     随后,他们坐火车去蓝伽(Ramgarh)的训练基地。他们主要学习驾驶大卡车,顺便也学了开吉普车。1945年7月初,他们从缅甸雷多出发,全团分为四批沿着史迪威公路开赴昆明。到达昆明后,他们住在昆明附近西山脚下的车家壁。当天,西南联大的训导长查良钊代表学校到车家壁欢迎慰问。

在车家壁等待任务期间,一度传言他们将跟美军空投菲律宾,打击日寇,大家情绪都高涨起来,报国的时候到了。

     1945年815日晚上,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叶铭汉和大部分同学,纷纷请长假回西南联大。

国防安全是科学家的使命

     新中国成立以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参加中国青年远征军的经历很快成为叶铭汉一段不得不反复交代的历史。他曾珍藏有一些个人纪念品,如西南联大从军纪念戒指、驾驶技术合格证书、从军日记等,1955 年肃反运动时都上缴了组织。1958 年返还了一部分,他就赶紧烧毁了。其中,有那本十分珍贵的日记。

     2005年前后,西南联大从军纪念戒指、驾驶技术合格证书和番号布牌等物件退还给了叶铭汉。后来他都捐给了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1984年,叶铭汉担任中科院高能所所长,带领全所建设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198810月,对撞机工程完工,实现了正负电子的对撞。

对撞成功后,各界认为,这是“中国继原子弹和氢弹爆炸成功、人造卫星上天之后,在高科技领域又一重大突破性成就”。

    “9·3”阅兵,让叶老异常感慨,他觉得这是所有“老兵们”的共同期待。尽管长期从事基础研究,但在他心中,基础研究始终是国家高科技发展的必要支撑,科学家必须肩负起推动科学技术发展,进而保障国防安全的神圣使命。

(节选自《中国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