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友会新闻
  • “两弹元勋”郭永怀与国科大教授李佩合葬仪式在力学所举行

“两弹元勋”郭永怀与国科大教授李佩合葬仪式在力学所举行


——天人相隔49载,清明合葬永相伴


45日上午,在青葱的松柏掩映下,300多人手持洁白菊花神情肃穆地排在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郭永怀塑像前,其中半数以上的人都是头发花白的老者,有的悲痛泪流,有的静默无言。

力学研究所举办郭永怀和李佩先生合葬仪式 

在这座塑像下埋葬的是郭永怀先生的骨灰。2017112日,中国应用语言学之母、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李佩先生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99周岁。201745日上午930分,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据李佩生前遗愿,举办郭永怀与李佩先生的合葬仪式。

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董军社说:“郭永怀先生和李佩先生的离去,不是‘带走了一个时代’,而是为我们诠释了在一个时代中个人应该有怎样的责任与担当,应该有怎样的忠孝大义。他们在时代的大潮面前,做出了自己应有的价值选择,他们从条件优渥的美国回到贫穷积弱的新中国,他们用牺牲小我,推动一个国家的发展与壮大。他们是每一位中科院师生的楷模,是校园里延绵不绝的精神血脉。”

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董军社讲话 

“先生心系祖国,在青年时代目睹国土饱受日寇蹂躏,立志科学救国。得知新中国成立后,先生便计划回国。美国当局对其进行了重重阻挠。为了回到祖国,先生主动拒绝参与美国绝密项目,拒绝加入美国国籍,拒绝台湾方面的邀请。临行前,为防止美国移民局的扣押,将自己多年珍贵的论文和资料当众付之一炬。”中科院力学研究所所长秦伟说。

力学研究所所长秦伟讲话 

李佩先生被誉为我国的“应用语言学之母”,她的一生历经坎坷却光辉夺目。 “纵观她的一生,她有着无比强大的内心和无比宽宏的胸襟,郭永怀与李佩两位先生勤俭简朴,心系国家和人民。” 中科院力学研究所所长秦伟回忆了李佩先生杰出教育成就,表达了对李佩先生深切的悼念与缅怀之情。

随后,郭永怀及李佩的学生进行发言,包括俞鸿儒院士、李家春院士、上海大学教授戴世强,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杨佳、中科院力学所退休研究员谈庆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59级学生王柏懿、郭永怀奖学金获得者王晓亮,他们声情并茂回忆与恩师相处的美好时光,感念两位导师对自己的重大意义。

俞鸿儒院士站在台上,缓缓打开了记忆之门。“在我心中,郭李两位先生是很亲切的,很忘我的两位先生。有件事情印象深刻,先生调到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教授英语,在评审教授的时候,她自己觉得不够格,不该授。”

俞鸿儒院士在纪念大会发言 

“李佩先生在50岁和80岁高龄时失去两位亲人,我们感到这是一生当中最大的不幸。但是我们到她家里看望她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讲到过个人的事情。所讲的就是我们研究生院力学研究所的教育,也关心国家大事、科学的事。我担任学会委员主任的时候听到有什么意见就跟我提出建议,我们回来就研究如何改进我们的工作。”郭先生和李佩的学生力学研究所李家春院士如是说。

李家春院士在纪念大会发言 

“上世纪60年代,郭先生要负责力学所各种日常,承担中国的核弹、人造卫星等身负各种重担,但他并没有因此把我们研究生的教育放在一边。他为了编写讲义,就和他的助手亲自在外国讲课,编写花了半年时间,然后跟我们又讲了半年课,使得我们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对那些理论有了深入的认知。他精心地安排我们的课堂教育,有时候他给我们送来了张纸,上面写着:给你们的参考书目。他安排我们参加北京的讨论会,让我们很快地接触科学的前沿。就这样,短短四年的学术训练为我们一生的科研事业打下了基础。”

上海大学的戴世强深情地回忆了两位恩师的生活点滴,折射出他们难以磨灭的高贵品格与人性光辉。“我最好的青春年华在这里度过,成为两位先生的学生。人这一辈子会有几个人对你产生深刻的影响,一辈子也难以忘怀。两位先生就是我难以忘怀的人。”

戴世强回忆郭永怀和李佩先生七件感人事迹 

戴世强教授徐徐勾勒出往昔生活中的宝贵画面,“55年前,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6264日,一个初秋的早晨,凉风微微,我和师兄颇有点忐忑,因为听说郭教授对学生不大客气。心想,我们会见到什么样的导师呢?见了面以后,我们忐忑的心情烟消云散。郭永怀先生用他颇有标志性的笑容说‘你们来了’。接着就说‘你们来做研究生,怎么样才能做好的研究生呢?你们以及你们以后的两三代人要成为我们国家力学事业的铺路石。’这段话给了我深刻地印象,一辈子难忘。后来遇到很多坎坷,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用这段座右铭激励自己。郭先生让你做铺路的石子,你做到了没有?这成为我一辈子前进的动力。李先生的气质和风度可以说是我一辈子没见过,她讲课不带一个中文字,除了一开始,全英语上课,这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人,觉得非常亲切非常标准的伦敦音,很奇怪,李先生在美国那么多年竟没有带过儿化音,每一堂课真是精彩。直到现在我只要闭起眼睛,就能浮现李佩先生讲英语课的风采。”“1988年,我刚参加工作,非常没有经验。当时坐的法航是到了北京停,到了北京身上没有钱,就把李佩先生家当自己的家住了一晚。我说:‘有件难为情的事要跟你讲,我人民币带的不够’。李佩先生顺手就递给我一个存折,里头大概有6000块钱。‘你拿去吧,自己到银行去取,密码给你’。李先生就这样在各个方面无微不至地给予学生关怀。”

力学所的礼堂挤满了前来缅怀郭永怀及李佩先生的人们,走廊也水泄不通。最后,亲属代表郭普远、李佩璋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台上用颤巍巍而坚定的声音回忆两位先生的音容笑貌及高贵品格。纪念大会结束后,举行郭永怀与李佩先生合葬仪式。众人依次来到力学研究所郭永怀塑像前,手持洁白菊花致敬两位科研伉俪。

郭永怀和李佩先生纪念大会在力学所主楼礼堂举行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郭永怀与李佩夫妇伉俪情深,历经曲折光辉夺目,为中国科学与教育事业呕心沥血,桃李天下。他们的墓碑上镌刻着:“一对伉俪,两种传奇。怀瑾佩瑜,师表后继”。数米旁的钱学森塑像也掩映在一片苍翠的绿竹之下,他们生前为知己挚友,自此将在天堂一同继续守护着中国科学事业。

 

责任编辑:蔡宁宁

校友会编辑:孙艳琦